但灯易关,水好停,死亡却从不等人。

  德国殡葬协会的数据显示,德国每年约有100万人死亡,其中近四分之三都是火葬,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这个比例可以说是非常高了。火葬主要是前东德留下的传统,比起不好维护、路途遥远的坟墓,德国人更倾向于好携带好放置的骨灰盒。

  当地时间8月1日,德国火葬业财团主席索博列夫斯基强调,国家如果要实行资源配给制,应该优先考虑火葬业,因为没有天然气,大多数火葬场就没办法运行。

  索博列夫斯基说:“你无法关掉死亡的开关。”

  电力火葬在未来可能会替代天然气火葬,但这需要一个过程。短时间内,节约资源的可能操作是将焚化炉的平均温度从目前的850℃降到750℃,从而节省10%到20%的天然气,不过这项措施需要得到各州的特别许可。

  还有一种做法是停掉一些焚化炉的同时保证另一些焚化炉的全天24小时运行,这样焚化炉就不会冷却,也不需要更多的天然气来重新加热。

  卡尔海因茨·肯斯根是达克森豪森一家火葬场的管理者,他告诉路透社:“如果能源危机加重,我们也能用较少的资源来保持焚烧,因为焚烧炉本身就是热的。”这种做法可以节省80%的天然气,不过不是所有火葬场都能适应这种焚烧模式,它的合理性还有待观察。

  西班牙

  倡导改“凉”着装,室内空调“限温”惹民众不满

  能源危机席卷整个欧洲,但西班牙的应对策略却有些不一样。

  当地时间7月29日,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出席了一场主题为节约能源的新闻发布会,会上他身穿藏蓝西服,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系领带,并号召其他政府官员、企业人员都效仿这一做法来改“凉”服装,减少对空调的依赖。桑切斯在会上说道:“我希望你们都能注意到,我并没有打领带,这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能身体力行节约能源,我已经要求其他政府官员也这样做,同时呼吁私营部门的工作人员效仿。”

  今年夏天,西班牙一直处于酷热之中,部分地区的气温超过了40℃,西班牙卡洛斯三世健康研究所的统计数据显示,自6月来,因高温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四千人,极端高温加上能源短缺,改“凉”着装绝不会是唯一措施。

  8月西班牙政府还发布新法令,禁止企业、商场和其他公共场所将空调温度设置在27℃以下,同时规定冬季的供暖温度不得超过19℃。

  西班牙巴伦西亚的公务员劳拉·伯奇对这一措施的实用性提出了质疑,她告诉《欧洲新闻》:“一般来说,你可以在27℃工作,但在很炎热的地方,你必须先把空调到22℃、23℃,开一段时间,才能让室温到27℃,但现在空调压根不许开到27℃以下,这就需要提前留出更多时间来让室温降下来,空调工作时间更长,反而没能节约能源。”

  餐饮行业对新法令的反应尤其强烈,位于塞戈维亚小城的一家餐厅老板塞萨尔·加西亚就认为,这项新规定简直是“胡扯”,他表示:“疫情防控期间,餐饮行业就已经受到了严格管制,现在政府还要变本加厉。除非真的受到处罚,否则我是不会遵守的。”虽然25℃看起来是一个更合理的温度,但是加西亚认为这还远远不够,“我们把餐厅的温度设定在18℃时,店里的温度才会保持在24℃左右,人们走在40℃的大街上,当他们进来的时候,他们肯定希望店里是凉快的,如果把空调温度设置在25℃,餐厅、厨房的门开开合合后,店里温度就会升高到28℃。”

  西班牙政府的态度在一致反对声中有所缓和,新规解除了医院、大学、中小学、幼儿园及美发沙龙的“27℃”限制,酒吧、餐厅和一些商店也可以把温度设置在25℃左右,但这些特例只能出现在有体力劳动的场所,在员工久坐不动的场所,如办公室,“27℃”的限制仍然有效。

  英国

  能源花费占家庭收入比重增高,或引发心理健康危机

  英国医疗服务联合会(简称NHS联合会)于8月19日在官网发布警告:“如果政府还不采取措施来应对不断上涨的能源费,英国可能会面临一场‘人道主义危机’。” 据估计,到2023年1月,英国将有32%的家庭会把收入的20%都用于支付能源,难以承担的生活成本将人民推入深渊,精神疾病患病率随之上升,心理服务体系分崩离析。

  在英国威尔士、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燃料贫困被定义为将家庭收入的10%以上用于能源花费,据康沃尔洞察分析,即便算上政府承诺的每户400英镑退税,英国的燃料贫困率也将从10月份起达到54%,到下一年1月达到66%,届时能源价格上限估计将高达4266英镑,而2021年3月这个数字仅为1200英镑。

  在詹金斯和布格拉等多人联合发表的论文《债务、收入和精神疾病》中,债务被证实和精神疾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心理健康问题的人欠电费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的四倍以上,欠天然气费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的三倍以上。随着时间推移,难以支付的能源账单、飙升的生活成本等压力会导致精神疾病的恶化,更不用说经济的持续衰退对当地居民心理健康造成的潜在影响了。

  健康公平机构研究表明,寒冷的房间对孩子的学习成绩、情绪健康和适应能力都不利,如果孩子住得不暖和,他们患心理健康问题的概率将是普通孩子的五倍。

  一家提供身心健康服务、增进人与人联系的医疗组织“伴你同行”的工作人员亚历山大·洛克伍德在MSN上分享到:“心理健康服务系统正在分崩离析,英国医疗服务(NHS)的等待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长,越来越多的人在贫困线上挣扎,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担心我的未来,也担心我们这代人的未来……经济焦虑对我来说并不新鲜,对精神疾病患者也不新鲜,这种焦虑可以说是十分‘猖獗’的。患有抑郁狂躁型忧郁症的病人,在发病时能直接影响到他们的财务状况。

  意大利

  学校成本太高,限时停课打乱师生计划

  意大利则把突破口瞄准在高中学校上,意大利维罗纳省副省长大卫·米歇尔负责学校教育事宜,今年8月他宣布,为了节约天然气、降低成本,维罗纳将停掉高中周六的课程,关闭学校的供暖和电力系统。

  与许多地方不同,意大利的高中要读五年,前两年为基础教学,后三年学生将根据自身兴趣和发展方向进行专业技能学习。学生上课时间为周一至周六的八点半到十一点半,下午一般没课。如今离意大利高中开学还有两周的时间,现在突然取消周六的课程,学校和学生都有点“乱了手脚”,但飙升的能源成本迫使意大利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

  大卫·米歇尔的这项举措,要实施起来十分困难,不是所有人都赞成这个提议。意大利特雷维索行政区区长斯特凡诺·马尔孔就认为省长无权干涉学校运行,要想解决能源问题需要政府作为。另外,民主党派也反对再让学校教育成为牺牲品。

  但学校也有自己的苦衷:2020年到2021年,维罗纳省内学校的能源成本约为350万欧元,现在这一数字已经增加了60%,可能达到800万欧元,米歇尔表示这个成本太昂贵了,缩短在校天数才能减少还款压力,缩减能源支出。

  维琴察省省长也对这个提议做出回应:“我们需要坐下来好好谈谈这个问题,制定一个全国通用的方案,每个下达的指令都要考虑可操作性,不能流于表面。缩短在校天数是一个好想法,但周六停课将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切都要重新安排。”

  民主党派艾琳·曼济也反对这一提案,她表示:“疫情期间,孩子和家庭已经在教育学习上遭受了巨大打击,所以在即将开学的现在,我们不能再让这些已经承受痛苦的人再继续受苦。这一次,我们必须把学校教育放在首位,而不能让它成为另一场灾害(能源危机)的牺牲品。”

  能源危机全球化

  发展中国家也深受其苦

  由于地区冲突、极端天气等因素影响,能源危机带来的困境好像看不到尽头。“我们正在经历第一次全球能源危机,”哥伦比亚大学能源专家杰森·博多夫在2022年7月接受《外交政策》采访时指出,能源危机几乎影响了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和地区,“连锁反应正在全球范围内出现,我认为我们还没有看到最糟糕的情况。”

  博多夫接着表示:“(因为)这是一个相互关联的全球系统,当你在一个地方施加压力时,其他地方也会感觉到。如果说发达国家在遭受能源冲击时还能勉强保持稳定,一些发展中国家就完全是雪上加霜。

  南非日报《Rapport》在今年8月15日报道,南非国防军多个军事基地因无力购买燃料及进行车辆维修而陷入停摆状态。根据报道,南非有75%的空军因为缺乏备件和燃料而停飞,由于预算不足,一些军队车辆也无法更换配件。在这之前,南非的经济就因为疫情有所下滑,南非决定削减国防预算来缓解经济压力,现任南非国防和退伍军人部部长坦迪·莫迪塞警告南非政府,如果持续削减国防预算,南非将在一些暴力抗议活动的应对举措上捉襟见肘;前任国防和退伍军人部长诺西维·马皮萨·恩卡库拉则认为南非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可能失去自己的国有国防工业基地,以及修复、维护和检修大部分国防系统的能力。

  南非苦苦支撑时,斯里兰卡已经在今年7月5日宣布破产,破产后的斯里兰卡依靠耐心“存活着”——为了加五升汽油,三轮车司机需要排五天的队;煤气、牛奶或者食物都需要排队领取。

  与此同时,另一种热闹也存在着,医院、银行和邮局的工作人员每天都必须挤公交车去上班,公交车是这个国家现在唯一有保障能源供应的交通工具之一,而这些公交车高峰期可以搭载110人,如果有人挂在公交车外面,这个数字会变成150人。

  除了南非和斯里兰卡,其他经济不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也进退维谷。为了避免遭遇同样的命运,很多国家将目光投向了煤炭,印度在今年5月宣布重新开采旧矿,6月印度的煤矿进口量创历史新高,印度政府表示因为电力短缺,煤矿的开采和购买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